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最大盗墓案提起公诉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55:03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古墓魅影现形记

湖南最大盗墓案提起公诉

2008年底、2009年初,湖南境内接连发生了一系列古墓盗掘案,20座古墓葬遭到不同程度破坏,其中包括11座西汉王室墓,大批文物失窃。

盗墓者留下的盗掘洞口

7月31日,有关方面宣布,这个被称为湖南最大盗墓案的“12·29”系列盗掘古墓葬案告破,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53人。日前,检察机关透露,相关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起诉至法院。

这是一个怎样的犯罪集团?涉案人员多、涉案范围广、案情复杂,办案机关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古墓:频频被盗

2008年12月28日下午三四点钟,长沙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赖先生来到一处楼盘附近的山脚下,发现山坡上被人踩出了一条路。因为那山上被勘测过有座古墓,而且山上平时很少有人上去,所以赖先生感觉非常奇怪,于是就沿着新路上去,发现了一个洞,而且在洞口附近还发现了棺木、八宝粥罐子、手套、塑料袋和衣服等随便抛弃的物品。感觉有问题的赖先生马上报告了公司老总,并立即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2009年1月16日下午2点钟左右,湖南省望城县星城镇银星村村民欧某到同村吴某家玩,吴某说他到山上捡柴时发现有一个洞,于是两人来到山上。那个洞还在那里敞开着,是一个方形的洞,洞有1米左右长,50厘米宽,欧某爬到方形的洞底,发现洞大约4到5 米深,洞底有一块木板。他把木板弄开,发现木板下还有一个看不见底的圆洞。两人这时才怀疑有人盗墓,就报了警。

2009年1月22日上午,望城县文物局稽查员小熊接到乌山镇的电话,电话中说:位于该镇的蜈蚣塘山有盗挖痕迹,怀疑是古墓被盗。小熊马上赶往现场。现场勘察发现有两个盗洞,其中一个已经回填,另一个深7米,直径约1.12米,现场除了盗墓者留下来的少量工具和矿泉水瓶外,没有发现其他线索。该处墓葬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确认为战国时期的墓群,简称“蜈蚣塘墓群”,已纳入国家文物保护范围。盗墓贼手法比较熟练,与星城镇风蓬岭二号汉墓以及银星村汉墓的盗洞相似,疑为同一伙盗墓贼所为。

盗墓行为接连发生,线索不断汇集到有管部门,一连串的墓葬被盗案件之间有什么关联吗?是同一伙人所为,还是不同盗墓者串通作案?

从现场情况判断,作案人数较多。因为打洞工作量比较大,打的洞也比较深,肯定要分开作业,一般是派一个人下去挖,挖累了,上面的人换班。从遗留的物证看,案发时离作案时间大都在一个月以上。

盗墓贼有一定的考古知识,他们依靠洛阳铲这样一些工具,先探测出土质,根据经验来判断这座山的形成。比如他们发现一块土颜色偏暗,是墓葬里特有的土质,于是就从那个地方下手了。

办案人员发现,盗墓者有专业的盗墓设备,他们驾驶汽车携带发电机、金属探测器、氧气罐、膨胀炸药等专业作案工具,先勘定是否为古墓,然后用金属探测器探测选定盗洞位置再盗掘作业。遇到复杂地形则用雷管和膨胀炸药进行爆破。出土后由专人守在墓口负责搜身,清点文物种类和数量。

初步判断,这是一个组织严密的犯罪集团。警方遂把这一系列盗墓案并案侦查,命名为“12·29”系列盗墓案。

警方查明,这伙人共作案11起,有20座历代墓葬遭到不同程度破坏,其中3座为战国时期墓葬,11座西汉墓,5座清代墓。位于望城县、岳麓区交界处、方圆约6.4平方公里范围内的11座西汉古墓,已被确认为西汉时期长沙国王陵及其贵族墓,是研究汉代长沙国历史不可或缺的重要实物资料。

侦查:处处布防

古墓葬被盗掘系列案惊动了国家领导,长沙市公安部门迅速成立了由60名精干人员组成的办案组,先后划拨专案经费100余万元,调配12辆追捕车专门用于取证、追逃、追赃,文化文物部门组织了10余名专业人员予以配合。

一张大网悄然拉起。

办案组兵分两路,一路重点调查古玩圈子,一路对周边的群众进行走访。今年1月,望城县文物局局长打来电话,说他接到了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举报人说他知道一个人手上有些文物。接到举报,办案人员迅速悄悄锁定了嫌疑人刘胜利。

刘胜利,研究生学历,案发前任长沙市开福区新港镇计生办副主任。

办案人员走访了被盗古墓周边群众,确认和刘胜利体貌特征非常相似的人去年10月间曾经出现在古墓周围区域。通过外围调查,办案人员又了解到刘胜利有收藏古玩的嗜好。

这些消息让办案人员感到振奋,他们对刘胜利实行了24小时监控。经过一个月的侦查工作,办案组确定刘胜利有盗掘望城县风蓬岭2号汉代长沙王室古墓的重大嫌疑。

侦查人员还查明,刘胜利的老家在山东济宁,他曾于去年10月、11月、12月连续多次到过江西。由此,警方判断,很可能在江西、山东济宁有他的同伙。

2009年春节刚过,江西有两个人来到长沙找刘胜利,这一切都没逃过警方的视线。

此时,古墓连续被盗的事情,被长沙媒体大篇幅地报道了。那两个找刘胜利的江西人似乎有所警觉,准备离开长沙。

一旦放虎归山,再找到他们就不易了。办案组立刻紧急磋商,派出了7个抓捕小组,准备在望城和长沙同时实施抓捕行动。两个江西人突然改变了行程,包了辆出租车,上京珠高速,往江西方向走了。

一场紧张的布控和追捕开始了。2月12日凌晨,公安人员在上瑞高速金鱼石收费站将犯罪嫌疑人彭红生、刘智华抓获。落网后,二人很快就放弃了抵抗。据彭红生供述,他共参加盗墓6次。

2008年9月至10月份,他和林细生、杨团根、富爷等6人在望城县星城镇挖到了一个古墓,挖了15 天左右,从里面盗得玉璧一块,一尺长的铜制宝剑一把。彭红生和林细生将宝剑和玉璧以14.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刘胜利,林细生分得8.5万元,其他钱被彭红生等人瓜分。

就在彭红生、刘智华被抓获的当晚,警方展开大规模的抓捕,各地一起联动,刘胜利等10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公安机关从刘胜利家中搜出了漆器50多件、玉璧2个、青铜剑1把、玉手镯4个。

几天内,各地传来消息,抓捕小组在江西、山东将林细生、刘成、张庆省、袁木根等犯罪嫌疑人抓获,并追回一批珍贵文物。

警方摧枯拉朽的抓捕声势,让那些没有落网的犯罪嫌疑人如惊弓之鸟。6月中旬,难以忍受恐惧煎熬的刘长江等6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7月31日,长沙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共抓获系列盗掘古墓葬案犯罪嫌疑人53名。

检察:步步为“赢”

办案机关透露的情况更令人震惊。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盗墓案,涉案人员多:已抓获犯罪嫌疑人53 人;涉案范围广:犯罪嫌疑人分别来自8省20个市、县;社会影响大:历时3个月、作案16起、盗窃古墓20余个、追回涉案文物304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 12件、二级文物48件、三级文物89件)。犯罪嫌疑人之间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长沙籍犯罪嫌疑人主要负责组织人员,提供古墓信息,协调当地关系并负责望风;江西籍犯罪嫌疑人主要负责出资、安排住行、收购分赃;山东籍犯罪嫌疑人主要负责提供资金、技术和设备。这个犯罪集团在文物鉴别、寻找渠道、牵线倒卖方面,实行“一条龙”作业。

如此猖獗的犯罪,决不能姑息。

随着嫌疑人先后落网,审讯接连获得突破,如何让犯罪分子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就成为摆在司法机关面前的一个紧要问题。

3月12日,长沙市望城县公安局将该案移送至望城县检察院,长沙市、望城县两级检察院的领导高度重视,提出了“早介入、早熟悉、早见效”的办案思路。

为防止犯罪嫌疑人之间串供,办案组将犯罪嫌疑人分别异地羁押。这给办案检察官带来了很多麻烦。20余次盗墓、30余本案卷、53名犯罪嫌疑人,有的人以出资方式参与,有的人直接从事挖掘,有的人参与了此案没有参与其他案件,如何从这么庞杂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中,以最快速度审查出每个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

望城县检察院检察长胡飞虎介绍,该院的侦查监督科仅有3名办案干警,如果按照1人1案单独完成案卷审阅、犯罪嫌疑人讯问、相关证据核实的常规做法,力量显然不足。针对该案涉及人员多、事实多、口供不稳定的特点,他们选派经验丰富、作风严谨的同志专门承办该案,并创新性地将案卷审查与提讯犯罪嫌疑人的工作分解。

如何个分解法?胡飞虎介绍,承办人仔细阅卷后,提出需要进一步核实的事项。负责提讯的承办人通读案卷后,与审查案卷的承办人进行沟通,拟定讯问提纲,并负责与犯罪嫌疑人进行面对面的直接讯问,制作讯问笔录后,交由办案组结合全案综合考虑。

在办案检察官办公室的墙上,有一张分别由红、蓝颜色标明犯罪嫌疑人参与作案次数、时间、地点、相关证据的“‘12·29’古墓葬被盗掘案案情说明表”。这张表有什么用?承办人通过严密梳理事实、证据,将所有涉案人员参与的盗墓犯罪逐人逐件分解绘制成表,列明相关证据,进行细致比对。从而巧妙地将复杂案件化繁为简,迅速形成审查思路。通过听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承办人能了解侦查笔录中记载不完整、遗漏的案情,全面认识案件事实,掌握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故意、案发后的心理等主观因素及犯罪的手段、方式等客观行为,从而作出正确判断。

尽管部署科学,困难和问题还是出现了。检察官们还记得,那一天,时针已指向凌晨2时15分,大家还在忙碌,办公室里通明的灯光照得瞌睡的眼发花。承办人审阅案卷时发现,公安机关以倒卖文物罪提请批准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张计超,案卷中没有相关的文物鉴定书,承办人将情况立即反馈给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回电,张计超系山东济宁人,且手上还持有珍贵文物,如果因证据暂时不足,让其脱离强制措施,无疑会增加再次将其抓获归案的难度,并极有可能导致大量珍贵文物的流失。

可是依据现有提请批捕的罪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总不能违法批准逮捕吧。怎么办?大家连夜商讨对策。面临的两难选择着实让检察官们发了愁。

为什么不考虑以别的罪名逮捕呢?对呀!这一另辟蹊径的想法,让大家精神振奋起来。

经过分析,大家一致认为,依据现有证据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张计超批准逮捕,是没有问题的。

难题解决了,天已经蒙蒙亮了。由于检察官的提前介入,侦查工作进行得非常扎实,非常有利于审查起诉工作的开展。

据检察机关的最新消息:7月27日,陈军武等17名犯罪嫌疑人由望城县检察院向望城县法院提起公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刑事案件管辖规定,8月5日,林细生、刘胜利等27名犯罪嫌疑人由长沙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实木平板门批发

乳品采集机械批发

救生舱价格

镀锌管冲孔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