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速途专栏人肉违法造谣有罪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1:32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速途网专栏 作者:瞬雨)央行是否在救市房地产?韩朝局势何去何从……这些当下的热点问题,都远不及今天最高法出台的信息网络侵权司法解释所引发的广泛关注。

批评者认为,因为该司法解释强调保护个人隐私的同时否定了人肉搜索,所以剥夺了群众对官员、公务人员违法行为的监督权,对反腐不利,甚至与当下轰轰烈烈的反腐大潮背道而驰。其实不然,在司法解释对个人隐私加强保护的大原则之下,特别规定了例外条款。《规定》第十二条第二款强调,“为促进社会公共利益”的人肉“除外”,这就为腐败行为的群众监督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并且,利用“网络上公开的信息或者已合法公开的个人信息”也“除外”,有了这样的保障,诸如“表哥”之类的腐败分子在今后一样难逃群众慧眼。

实际上,人肉搜索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为反腐有所贡献,但绝大部分时候已经成为了尚处事实不清、真相不明的状态下私设公堂、藐视法律、越俎代庖的负面工具,一直以来都对网民大众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困扰,尤其对那些本身并未违法的当事人形成极不负责任的侵害。这才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环境下亟待解决的当务之急,也是《规定》首先要确立对个人隐私进行保护的根本原因。而且《规定》相关条款对隐私权利的划线不是宽泛了,而是仍然显得保守和狭窄,当然我理解这是法律的严谨性所要求的。在我看来,应该受到保护的,不仅家庭住址、病历资料、私人活动等等个人信息,而且有必要包含未经当事人授权的一切个人信息,比如行动轨迹、通讯记录、电脑数据……不一而足。不仅个人和机构未经授权不得公布这些内容,企业也不能假技术创新、体验改善之名搜集、保存和出售这些信息(例如前不久的苹果跟踪事件、旷日持久的3Q大战、还有屡见不鲜的快递风波),否则这些信息被泄露、继而被非法利用的风险始终存在。这些风险,比单纯的人肉搜索有过之而无不及。

进一步地,不仅如《规定》所说,在被侵权人请求的前提下“法院应予支持”,而且在遭遇企业对网民的个人隐私侵害时,公诉人也有必要在适当的时候代表网民大众对侵权企业提起公诉,因为每个网民所受之侵害可能很小,但总的社会损失却可能很大。

《规定》引起的另一个普遍忧虑是它是否对自媒体的健康发展形成了干涉甚至阻碍。

从影响力角度看,有两类自媒体,一类是广义的,就是社交网络蓬勃发展带来的“人人都是自媒体”的现状;另一类是所谓的大V小V,或多或少带有一些盈利性。前者个体影响力小,群体营销力大,后者因其“粉丝经济”的力量,仅个体影响就不容小视。而无论大小,自媒体在功能上也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营销和炒作性质,另一种则是观点和评论性质。人人叫骂而生生不息的水军属于营销和炒作者,《规定》对他们毫无疑问形成了有力的约束,这是令人拍手称快的,因为绝大部分的网络谣言就来自于他们;而由新闻消息触发的观点和评论,则是网络言论的健康力量。

《荀子》讲“谣言止于智者”,但这个世界上的智者毕竟还是少数,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去剥夺不智者说话的权利。在信息爆炸和极度碎片化的今天,要求听者去核实消息的来源是苛刻的,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能力分辨自己听到的是不是谣言。象前不久那条关于华联商场门口发现被拐儿童的微博,虽然事后证明是吸利者的谣言,但人们转发的目的却是简单而高尚的,都是为了尽早解救被拐儿童。

我们更不能阻塞观点发出的通道,只要不涉及造谣行为,就不应当用“侮辱”、“诽谤”来衡量批评和批判性的观点和评论,否则“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鲁迅要天天赔钱了。

但我们却必须认真追责谣言的始作俑者,这才是对健康信息的有力保障。有人要问,那么该如何分辨两类不同的表达?其实不难。但凡找不到上一级消息来源的所谓“知情者称”、“内幕人士透露”,这样的消息只要被证实无效,则可以认定造谣;即使只是含沙射影的“Miss F”之类模糊指向,只要所陈述的事件被证明为莫须有,也一样是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侵害。

反之,如果阐述的观点、发表的评论,有之前的媒体消息或者与评论者无关的公开信息来源作为依据,或者直接表达针对明确对象的尖锐批判,那都是值得被尊重的言论自由。

英国诗人在歌颂法治的时候曾经这样写道,“政通人和的国度,悠久的公正之地,自由缓缓扩展,从先例到先例”。我们希望,《规定》付诸实施之后的最先案例,能够为网络环境的健康发展开一个好头。

深圳注册公司条件

代理记账财务

深圳工作签证中介

广州注册公司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