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阪泉之战存在过吗上古阪泉之战是真是假

发布时间:2020-02-26 18:28:57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阪泉之战存在过吗?上古阪泉之战是真是假?

一般中国古史都记有炎帝、黄帝阪泉大战之事。战争结果,黄帝胜利,征服了炎帝部落。对于这一传统说法,我很早就有些疑惑不解。

一,炎、黄两大族群都是从少典部落分离出来的。他们如有冲突,战争也只能在炎、黄两部落的结合点上去打,即在新郑附近或姬水流域、姜水流域去打,为什么要跑到河北涿鹿附近的阪泉去打呢?要知道阪泉是蚩尤的势力范围。《路史后纪四》有“阪泉氏蚩尤”的记载,明确说明蚩尤是阪泉的主宰者,炎黄二帝跑蚩尤控制下的阪泉去打仗,实在是令人费解。

二,黄帝与蚩尤涿鹿之战后,两者成为死对头,为什么黄帝与炎帝阪泉之战后,就没留下一点仇恨的痕迹呢?相反后世的华人都承认是炎黄子孙,而不说是蚩黄子孙呢?最近读《绎史黄帝纪》,从中受到启发,似乎解决了以上两点疑问。马骕写《绎史》集中很多史书资料,写《黄帝纪》也是如此。马骕把众多的史书资料排列在一起,便于读者对比研究。《绎史黄帝纪》引《新书》曰:“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杆。”

马骕评论说:“史注引作同父母弟。《国语》云:少典生炎帝、黄帝,成而异德,用师以相济也。贾谊《新书》盖本此。然炎帝传世,至末帝榆罔而亡,岂犹有兄弟黄帝存哉?此说未详。”从马骕的评论看,对炎、黄二帝为兄弟之说,已予以否定。其理由是炎帝传八世至榆罔已有几百年,怎么可能与黄帝是兄弟呢?马骕的评论无疑是正确的,但如果我们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去分析,说炎、黄两大族群是从少典部落中分离出来的,是可以讲得通的。

马骕《绎史》又引《归藏》曰:“黄帝与炎帝争斗涿鹿之野,将战,筮于巫咸。巫咸曰:‘果哉,而有咎。’”意思是说可以战胜,但也要有祸灾。马骕对此评论说:“史称克炎帝于阪泉,擒蚩尤于涿鹿,本两事也,而诸书多言战炎帝涿鹿之野,当是舛误,或云蚩尤亦自号炎帝。”

在这里马骕更正了《新书》、《归藏》所记“黄帝与炎帝争斗涿鹿之野”或“战于涿鹿之野”的错误,明确指出黄帝“克炎帝于阪泉”和黄帝“擒蚩尤于涿鹿”是两回事,也就是说炎黄二帝是战于阪泉,而不是战于涿鹿,战于涿鹿的是黄帝与蚩尤。在马骕这段评论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话:“或云蚩尤亦号炎帝。”这就又透露一个信息,说明马骕又认为与黄帝战于涿鹿(实是阪泉)之野的有可能是冒称炎帝的蚩尤。由此就给人一个启发,说明黄帝与炎帝并没有发生过战争,在阪泉与黄帝作战的是蚩尤而不炎帝。对此,马骕在引《周书》文字时,表述的更为明确。

昔天之初,□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炎)帝分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少昊,以临四海,司□□上天奠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乱,用大正顺天……天用大成,至于今不乱。

上引《周书》文字,由于有两处佚文,其真意已无法全部了解,但马骕画龙点睛式的评论,却很能说明问题。“此说炎帝命蚩尤居少昊,而蚩尤攻逐炎帝,黄帝乃执蚩尤杀之,复别命少昊也”。有此评论再细读《周书》原文,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关系就明白无误了。即在炎帝当政时,曾命蚩尤镇守少昊之地。蚩尤不用命,反而驱逐炎帝。炎帝异常恐惧,于是就求救于黄帝。炎帝与黄帝联兵在涿鹿(阪泉)打败了蚩尤,平定了蚩尤之乱,由此炎帝自知已无力号令诸侯,遂让位给黄帝。黄帝遂代炎帝而为天子,这与《史记》所记“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是为黄帝”的情况相符合。根据以上情况,可以肯定地说炎黄二帝并没有打过仗,是炎帝请出黄帝共同战胜蚩尤,故炎黄二帝并没有结仇,他们共同的敌人是蚩尤,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合情合理说明炎帝、黄帝、蚩尤三者的关系。

现在我们再回头来谈谈炎黄二帝阪泉之战的问题。这个问题最早见于《史记五帝本纪》。先引原文,再作必要的解释。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

以上所引用的炎黄二帝阪泉之战的资料,是见于正史的最早的第一手资料,以后有些史书如《通鉴外纪》几乎是全文照录,遂使炎黄二帝阪泉之战被传述下来。如果根据上引资料作出判断,可以说炎黄二帝阪泉之战比黄帝、蚩尤的涿鹿之战打的还要凶恶、激烈。黄帝动员了熊、罴、貔、貅、貙、虎六兽(实为六个部落的图腾名)来助战,而且是“三战而后得其志”。

但细读《史记》原文,就会发其中颇有矛盾之处。如第一段讲“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说明炎帝神农氏已经衰弱,无力征伐互相侵害的诸侯。第二段讲“轩辕氏乃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说明黄帝代神农氏而兴起,用武力征服了诸侯,但对于为暴最甚的蚩尤,也无力征伐。这两段文字衔接紧密,顺理成章,然而到第三段却突然来了个“炎帝欲侵凌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

这是从何说起?前已讲过“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神农氏弗能征”,说明炎帝已处于自顾不暇的境地,怎么又突然又来一个“炎帝欲侵凌诸侯”,并引出与黄帝的阪泉之战?况且当时炎帝处于“天子”的地位,对诸侯作战也应称作“征伐”、“诛讨”,而不应叫“侵凌”。很显然这里的“炎帝”实际是蚩尤,即驱逐炎帝之后而冒用“炎帝”称号的蚩尤。如果能这样解读阪泉之战中的“炎帝”,所有的疑问就可以迎刃而解了。接下来第四段讲“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这是黄帝与蚩尤的最后决战,黄帝大获全胜。这次胜利炎帝也有一份功劳,因为是炎黄二帝联合战胜蚩尤,当然是以黄帝为主,于是第五段就讲“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从此历史就由三皇末期炎帝神农氏,转入五帝时代开始的黄帝时期。

关于上引《史记五帝本纪》一段文字,有人可能这样认为,《史记》是把神农氏与炎帝视为二人,这样看也就不存在矛盾了。但是《太平御览》卷七十七引皇甫谧《帝王世纪》曰:“黄帝于是乃扰驯猛兽,与神农氏战于阪泉之野。”这里把《史记》上的“乃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改为“与神农氏战于阪泉之野”,可见把《史记》上的神农氏与炎帝理解为一人,并非笔者个人之管见,乃是古已有之。其实就是退一步讲,神农氏与炎帝并非一人,《史记五帝本纪》那段文字也讲不通,因为炎帝既然称为“帝”,就是“天下共主”,他与神农氏有什么关系,既然是“天下共主”,炎帝又怎么可能 “侵凌诸侯”,只有把“侵凌诸侯”的炎帝,解释为冒称炎帝的蚩尤,才能一通百通。

关于炎帝(蚩尤)黄帝阪泉之战,有的史书记载在涿鹿,产生这种分歧的原因,我认为是由于阪泉与涿鹿地理位置相近所造成的结果。据《晋太康土地记》记载:“涿鹿之东一里有阪泉,上有黄帝祠。”《魏土地记》也说:“下洛城六十里有涿鹿城,城东一里有阪泉。”这就说明阪泉与涿鹿相距只有一里地,黄帝与蚩尤战于阪泉,不可能不波及涿鹿,所以非常容易把阪泉之战混淆为涿鹿之战。

最后必须说明,对炎黄二帝阪泉之战持怀疑态度的并不始自今日,而是古已有之。南朝著名史学家沈约在《宋书符瑞志上》中,就把《史记五帝本纪》所记黄帝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阪泉之事,就认为是黄帝战蚩尤。说“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把阪泉之战的“六兽”,说成是“四兽”,可能是因传说的不同所致,但其所指是黄帝战蚩尤应无疑问。《路史后纪四》也提到蚩尤逐炎帝的事。他说:“帝榆罔立,诸侯携贰,胥伐虐弱。分二正二卿,命蚩尤宇于小颢(少昊),以临西(四)方,司百工,德不能驭蚩尤。产乱出洋水,登九淖以伐空桑,逐帝而居于涿鹿,兴封禅,号炎帝。”

以上引文由于文简意涩,难以通释其全文,但对其主要内容还是可以把握的。文中所说的帝榆罔,乃是八世炎帝的名号。榆罔继承炎帝之位后,诸侯互相侵伐,社会混乱,炎帝榆罔想整顿社会秩序,乃分设二正二卿,司百工,还命蚩尤驻守少昊之地,以临四方,但榆罔德薄,不能驾驭蚩尤。蚩尤不仅不遵命,反而起兵驱逐榆罔,自居涿鹿,兴封禅,而自号炎帝。这段文字最主要之点,是说明蚩尤不听炎帝调遣,反而驱逐八世炎帝榆罔,居涿鹿,冒称炎帝。由此可以推断,在阪泉与黄帝作战的是蚩尤而不是炎帝。对此罗苹关于这段文字的注文说的更为清楚。现先引其注文,再略作分析。

《史记》言炎帝欲侵凌诸侯,《大戴礼》言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后周书》云炎帝为黄帝所灭,《文子》亦谓赤帝为火灾,故黄帝禽之,皆谓蚩尤。而书传举以为榆罔,失之。《集仙录》云黄帝克榆罡(罔)于阪泉,黄帝非与榆罡战也。至《世纪》(指皇甫谧《帝王世纪》)遂谓黄帝与神农战,而炎帝克蚩尤,非也。陆德明云:“神农后第八帝曰榆罡。时蚩尤强,与罡争王,逐榆罡,罡与黄帝合谋击杀蚩尤,此得之。”

罗苹在注文里批判了《史记》、《大戴礼》、《后周书》、《文子》、《集仙录》、《帝王世纪》等古籍关于“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或以蚩尤为榆罔(八世炎帝)的错误说法,唯独对陆德明说的“罡(榆罔)与黄帝合谋击杀蚩尤”,予以肯定,而说“此得之”。罗苹的意见值得重视。

已故著名史学家孙作云教授于1989年第1期《民间文学论坛》上发表的《蚩尤考》一文中,引焦赣《易林》“战于阪兆,蚩尤败走”句,认为“战于阪兆”,即史书所谓“战于阪泉之野”。又据崔述《古史考信录》言“炎帝在黄帝之后,未尝与黄帝有战事”,故孙作云先生得出结论说:“可见黄帝教六兽以伐炎帝之事乃为伐蚩尤之讹传。”我认为孙作云先生的这个结论是正确的。

以上论证了炎黄阪泉之战乃是黄帝与蚩尤战阪泉之误传。为了把问题说清楚,我准备把我论证过的问题,再概括地重述一遍,以便加深印象。

炎帝和黄帝是由少典部落分离出来的两个族群。炎帝族靠农业经济的稳定发展,首先强大起来,成为中原各族群的领袖。包括黄帝族、蚩尤族在内的各族群都要听从炎帝的号令。炎帝族的领袖共传了八世,到末帝榆罔时逐渐衰落下去,与此同时黄帝族、蚩尤族发展强大起来,特别是蚩尤族凶暴侵凌诸侯,炎帝不能制。炎帝欲派遣蚩尤去驻守少昊之地。蚩尤不仅不服从调遣,反而起兵驱逐炎帝,而占据涿鹿,并冒称炎帝,或称阪泉氏蚩尤,雄据北方。炎帝斗不过蚩尤,就求助于黄帝。此时黄帝“修兵振旅,诸侯宾从”,势力强大,就接受了炎帝的求援。于是炎黄二帝就联合起来,在阪泉打败了冒称炎帝的蚩尤,这就是阪泉之战的真相。不久,蚩尤再次作乱,炎黄二帝又联合起来大败蚩尤于涿鹿。这两次对蚩尤的战争,都是以黄帝为主力。炎帝自知实力,已不能再号令诸侯,于是就把“天子”之位让给黄帝。黄帝遂成为中原各族的共主。由于炎黄二族同出于少典部落,又联合起来两次大败蚩尤,并且炎黄二帝都担任过中原各族的共主,故深受中原华夏各族的敬重,以后并逐渐演变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作者系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昌吉学院学报

天津行政学院学报

河北省科学院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