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集攒与封号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9:25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集攒与封号

“赞”(like)由facebook引入社交网络,此后大行其道。这一记符号代替了原来的长文短语,成为最常用、最有效,也最富有内涵的文字替代性表达。   点赞的流行也引来营销的侵蚀。商家改造了“赞”原有的分享功能,赋予其广告价值,创造出所谓的“点赞营销”。很多用户乐此不疲地求赞,买赞,但最终得到甜头的只是少数,多数人的经历并不美好。

在一个“集满38个赞,免费游港澳”的活动中,成都的林小姐带着她集满赞换来的贵宾券,兴高采烈地前往深圳旅游时,却发现这实际上是一个购物团。旅游途中,林小姐多次被导游直接要求购物。长春的朱女士也有相似经历。当辛苦集满25个赞,将截图发给客服要求换取“淘宝价225元的夏季迷你手提小冰箱”时,朱女士却又被要求填写调查问卷,才给邮寄礼品。可是问卷填完之后,商家就再杳无音讯。网络上这样的报道不胜枚举。面对集赞营销的野蛮生长,微信团队6月6日给予回应,全平台清理集赞行为,违者予以不同程度的封号惩罚。可是我的杞人之忧是,以封号回应集赞,虽卓有成效,但似有过度打击之虞。  商家组织集赞,意图通过朋友圈宣传产品,这是典型的商业手段。在合同法上,集赞可解读为“附义务的赠予合同”:商家以活动公告发出邀约,用户以实现合同内容作为承诺。契约自由,两方各取所需,未尝不可。  《微信公共平台运营规范》中说,要打击“过度营销或诱导分享朋友圈”。此次清理集赞行动似乎正是这一政策的落实。然而问题在于,微信剑指“过度营销”,但打击的却是营销本身。集赞本是社交网络营销的新形式,其本身中性,与不法行为并无直接联系。市场乱象的根本不在于集赞行为本身,而在于集赞合同的不履行。  封号的措施却针对的是全部集赞营销行为,无论合法违法一律封杀。这种以一概全的做法,无疑是与其初始目的背道而驰的。而且欺诈与营销本是寄生关系,一旦集赞的温床销声匿迹,欺诈者自会寻找其他宿主。治理寄生者的根本之道,在于对商家设立规则,确保资质,提高信用,减少投机的可能。  微信提出,封号是出于用户体验考虑,但愚见以为,这不足以成为正当理由。在高度商业化的时代,我们很难躲避广告的狂轰滥炸。既然微信在平台中认可了营销的存在,期待朋友圈不被营销侵蚀实为南柯一梦。若对营销广告不满,用户自可使用屏蔽功能净化“朋友圈”。封号之举,并无必要。  当然,封号是平台的权力。但是,账号是社交网络的通行证,在网络化极高的社会,封号是最严厉的惩罚,其意义不可小觑。管理者应在规则的限制下谨慎为之,避免生杀大权被滥用。  微信在规则体系的建立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微信公共平台运营规范》是其基础规范,但它的出现距离公共平台的推出已一年有余。进而观之,该规范只是粗略地说明了微信“可能做什么”,但“如何做”却只字未提。规则空白制造了巨大的自由裁量,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我们很难相信权力不被滥用。仅有规则尚且不够,保障规则执行的透明度、可预见性以及合比例性,才是平台治理的根本之道。  治理市场乱象,真正要做的是“对症下药”,有效区分欺诈性集赞和合法集赞是关键。在3月的封号行动中,微信宣称被封号者多与过度营销有关。如此,我们也就有理由相信,微信有能力精确地识别出哪些是欺诈行为,哪些是合法营销,并在打击非法活动的同时,不侵害合法的商业权利。  在保障用户利益和体验上,微信的努力值得肯定。不过,禁止集赞的手段固然有效,有效性却不是唯一要关注的元素。若以噤声为代价来治理少数违法行为,可能将动摇社交网络赖以生存的基础。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传媒法研究中心研究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