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托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托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企业家IT公司里的百家讲坛

发布时间:2021-01-21 17:54:02 阅读: 来源:塑料托盘厂家

以创造价值为导向、以大型论坛为载体、以精品活动为标准,公司内部的高端讲坛既是一次精神盛宴,也是一种修行仪式

现在是什么时代?“时代的摇滚歌手”鲍勃·迪伦说,“我不知道这个国家处在历史的哪个阶段。没有人在查。但有一种确定的粗鲁的节奏在让社会晃荡。想这个是没有意义的。不管你怎么想都可能错得厉害。”

不幸或有幸,在这个需要很多心灵鸡汤和速成成功学的时代,于丹、易中天、王立群登上了讲坛,韩寒、梁文道、陈丹青睥睨众生,一拨拨或实用或务虚的明星学者思想领袖都有着随行就市的出场价。但与公众层面不同,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的事情在公司内部一直都在发生。于丹去亚信公司讲“文化思想与现代企业管理的统一”,易中天在兰州“惠仁堂·国学讲坛”讲庄子的人生智慧,洪昭光在全球通VIP大讲堂“解析健康生活新观念”,越来越多的公司内部培训都多了邀请名人演讲人这一项。

当你坐在宽阔的礼堂,看着讲台上口沫横飞的主讲专家,你就已经参加了公司的嘉年华活动,这也是“公司教”的一种修行仪式。按照管理大师彼得·圣吉对“学习型组织”的阐述,只有在不断的学习当中公司才能实现基业长青。一家公司的讲坛,往往是传达公司理念、愿景的最佳领地,也就成了窥视其内部状态的隐秘窗口。

三尺讲台之上,“讲什么”、“请谁讲”、“对谁讲”可以回答关于一家公司“追寻什么”、“为何追寻”以及“如何追寻”的基本问题。以下两个案例 ——互联网行业的盛大网络,与传统厨具行业的方太集团,便是“公司百家讲坛”的典型。他们不仅在内部奉为盛事,而且不断对外衍生出公众影响力。

公司里的讲坛,熠熠生辉。

盛大“讲坛2.0”

“我原来虽然一直都知道盛大很开放,但是我没有想到盛大会开放到这种程度。”当在一家知名IT公司工作的Samuel收到朋友转发给他的一封 “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邀请函时,他在回复邮件里感叹道。“连这种讲坛都会请外面的人来,而不是只局限于盛大内部的员工,才知道盛大除了创新院,学习氛围也这么浓厚??”

音乐响起,灯光转亮,整个礼堂座无虚席,台下人头攒动,他们是来自阿里巴巴、腾讯、IBM等公司的人,其中还有人两小时前从常州、南京冒雨赶过来。这儿不是产品发布会,也不是娱乐活动,而是盛大网络主办的又一期“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自去年12月以来,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开发区的同一栋小楼里,这已经是盛大第三次举办面向全行业免费开放的专题讲座了。

“让大师来讲网络、游戏、娱乐那些事??”在这个讲台上,曾经出现过盛大游戏首席制作人张向东、酷6董事长兼CEO李善友(讲“互联网时代的儒释道”)等业内人士,而这一次,站在这里的是李笑来,曾经的“新东方第一讲师”、笑来国际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也是盛大文学的知名作者。

盛大居然请了个英语老师上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这有些出乎听众们的意料,甚至连李笑来本人,在接到盛大的邀请时也颇感意外。他讲的主题是其畅销书的题目:“把时间当作朋友”——这本面向高校学生的书吸引了很多公司尤其是互联网行业的读者。

盛大集团培训发展部经理艾艺光解释说,“我们做互联网行业的人跑得很快,但是我们有没有去思考,怎么样更加开放自己、开启心智,让自己的路走得更长久、更稳健,而不是急功近利力图走捷径,结果却走了弯路。这些话题看似好像和技术没有关系,但是会对人的思维产生影响,所以我们会有这样的主题。”

实际上,在盛大全球互动娱乐讲坛还没对外开放之前,主讲嘉宾更多是围绕着游戏服务的,鉴于游戏开发涉及美术、历史等因素,所以盛大经常会请一些历史专家、美术专家来讲。艾艺光说,“盛大发展至今已经是一家互动娱乐传媒集团,不是一家游戏公司了,所以我们要聚焦的主题也不仅仅是游戏,而是立足于整个互动娱乐产业的广阔视角。”

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前身为盛大内部培训,针对性面向部分员工,自2006年开办以来,是盛大培训体系中投入资金最多、反响效果最好的拳头项目之一。该讲坛先后举办50多场,共约5000多人次参与聆听与分享,盛大每年为此投入上百万元,邀请过的外部专家包括被称为“街霸之父”的日本著名制作人冈本吉起、经济学家张维迎、音乐制作人高晓松以及北大、复旦、中国美院的教授们。

2009年初,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迎来了来自盛大游戏18基金团队的首批外部听众。今年初,盛大又将其向全行业开放。官方说法是“旨在搭建一个邀请各界精英大师讲述精辟观点、前沿理念和独到见解的平台,让全行业乃至更广泛领域的人有机会聆听大师的声音”,陈天桥的心中独白其实是:“天下英雄皆入吾彀中矣!”

在充满“门户之见”的互联网行业,很少有公司把内部培训免费共享。盛大企业传播总监诸葛辉说,“我们不希望这个讲坛是昙花一现的东西。今后我们可以请张艺谋来,可以请更大的大师来,包括陈总自己有兴趣来,他也会来讲。千万不要搞一场两场就冷掉了,过几年没有人想起来,这个讲坛的意义就没了。”像游戏一样,讲坛也需要运营,需要讲究“用户体验”,才能通过一套运作体系使其持续下去。

一开始,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对外部听众还是设有门槛的,他们希望来者都是“业内资深人士”,在报名参与阶段还需要通过答题来验明正身。“可什么才叫‘圈里人’?你也会上网,你也会娱乐,互动娱乐实际上与所有的人都息息相关,每一个老百姓就都是‘圈里人’。”艾艺光说,“让更多的人进来,把门真正的打开,你才能够真正了解所有关心这个行业的人的想法。”盛大最终取消了所有门槛,只有两个通路,一个就是盛大员工通路,一个是外部嘉宾通路,任何人只要对讲坛感兴趣,填写信息就可以被邀请,听众一下子变成海量。

从现场签到的数据来看,外部听众人数已经占到65%。一位家住浦西的盛大员工场场都会来听,他跟同事们一起坐在场边临时搬来的小椅子上,以把更好的座位让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看来下次我们该换个更大的场地了。”

有着“迪斯尼2.0”野心的盛大网络,其培训战略也进入了第二阶段。为满足各类听众的差异化需求,提升专家讲坛的“含金量”,盛大将来还将推出 “大讲坛”和针对性更强的“小讲坛”,在北京、成都等地区开讲,并且走进各地高校、产业园区等。下一步,盛大计划将内部的所有培训资源体系全部打通整合在一起,面向整个行业,打造“互动娱乐学院”,“水涨船高,大家一起来把这个行业的蛋糕做得越大,盛大的蛋糕自然也会越大。”

方太“孔子堂”

这里是方太为推行儒家文化专门辟出的场所,很多国学大师曾受邀前来讲经论道,让员工得以“在圣贤的光芒下学习成长”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他们从各自的工位上起身,一个挨着一个地站在一起,身上穿着笔挺的职业装,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本《论语》,毕恭毕敬的齐声朗读。

这一幕,每天都会在方太集团的办公室上演。

这是方太的早会时间,按照公司的员工培训计划,方太给所有的员工都发放了《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等传统文化启蒙读物,以接受儒家文化的熏陶与洗礼。每天方太的员工们都会在一起分享读书心得,有时在办公室就地讨论,有时则会移师公司专门的儒家文化教学区——“孔子堂”。

在这座近200平方米的儒家讲堂,上首伫立着一尊真人大小的孔子雕像,数十张古色古香的枣红色长桌、长凳一字排开,天花板是彩绘天顶,脚下是仿古青砖,墙壁上挂满方太员工亲笔挥毫的字画。这里是方太为推行儒家文化专门辟出的场所,很多国学大师曾受邀前来讲经论道,让员工得以“在圣贤的光芒下学习成长”——这是方太“员工大讲堂”最为重要的活动内容。

方太总裁茅忠群主张建立孔子堂的初衷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国的管理,都是要根植于本土文化的基础上,要推行一种本土的文化和思想,需要一个平台。”在中国企业界,方太董事长茅理翔和茅忠群是儒家思想的忠实信徒。“茅总父子的儒商气质对于整个方太的企业文化有着潜移默化的深重影响。”方太总裁办外联经理王勇这样评价自己的老板。

在商业乱世中向古代寻找解决之道,将国学思想融入到日常的公司管理中,茅忠群说,“毫无疑问,孔子堂的存在意义,通过外部商业世界的证明,说明我们在2008年的设立是有必要的。”

“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茅忠群在方太内刊《方太人》每期头版“总裁儒吧”里对员工谈儒论道,循循善诱。他在公司内部专设了儒家文化推进委员会,每月都在孔子堂举行关于儒家思想的管理讨论会,希望让这种儒家精神浸淫到方太的企业文化中。“不需要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制度,大家只要依靠自己的道德水平和自律精神去做事情就行,这正是现代社会缺少的。”原来方太的管理是以西方式的硬性约束管理为主,根据违反制度的严重程度分为A、B、C三级。对于迟到早退等程度较浅的C级违规行为,茅忠群决定取消罚款,代之以主管对其进行谈话教育。实行半年后,C类错误的违反率比之前下降50%以上。“我发现员工实际上宁愿被罚款也不愿去被主管批评教育,因为每个人都有羞耻心,而我们的教育就是要激发这种羞耻心。”

茅忠群对于儒家文化的推崇同样体现在方太的经营理念中。方太从不制定年增长率超过30%的目标。他甚至倔强地坚持方太不上市,他怕到时候方太会被股东们推搡着,过分注重数字业绩的增长,而忽略掉一些“本真和纯朴的东西”。他希望方太的企业文化独立于金钱和利益之外,更多地体现“人性的光辉”。

与盛大全球互动娱乐专家讲坛相类似,方太也不满足于仅仅在企业内部推行儒家文化,茅忠群希望其“孔子堂”能够拥有更多的公众影响力,更多的人重新理解国学。最近,方太又推出了“青竹简国学计划”大型公益活动,向社会推行系统化分层次化的“国学终身自修”的概念,并邀请复旦、浙大等资深国学教授到方太孔子堂为大家授业解惑,第一项任务便是为国民教育的基础执行者——小学和幼教教师而开展的“孔子堂教室”封闭式培训计划。

“孔子堂”内的一幅文化竹简,在更多人面前徐徐展开。

当然,中国企业的明星式文化式内部培训仅有个案,仍然偶然,并不高端,也很难经常化甚至日常化。在这一点上,美国沃尔玛的“百家讲坛”值得借鉴。

沃尔玛内部有一个“星期六晨会”,其历史与沃尔玛一样长久,一年52周从不间断。这儿光临过很多名人。在美国,公司邀请娱乐明星与会已经泛滥了。沃尔玛请来那些能提供有意义的说教而不是贩卖技艺的客人,像亨利·基辛格、克朗凯特、比尔·克林顿等,还有一些商界名人,比如杰克·韦尔奇、沃伦·巴菲特、史蒂夫·乔布斯、戈恩等。

晨会是这家巨头的灵魂。公司其它重要会议都以它为模板,这些集会强化了福音般的企业文化,植入沃尔玛全球150万员工的身上。前来参观的首席执行官可能永远不会把这个点子用到自己公司,但希望学习其精神实质。微软的史蒂夫·鲍尔默说:“我认为,他们有一种令人惊奇的工具。周六晨会就是关于分享最佳实践和落实问责制的会议,是关于业绩文化的会议,是提醒人们每天都要执行的会议。这些是所有公司都需要奉行的教条。”

7星娱乐

御天下手游

皇图霸业手游

钢铁舰队